您现在的位置:班主任直通车 > 李红延 > 专栏文章 > 
“谁找”与“找谁”

 清华大学附属小学   李红延

  我对苏晨这个孩子印象很深刻,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二年级时的他,一边在讲台前蹦,一边高声喊:”我没有朋友!”我当时心里挺难受的,觉得这是个“大”问题,就和他的家长交流了这件事,他妈妈说:“我们也发现这个问题了,一开始是他尽和一些淘气的孩子一起打闹,我们觉得这对他影响不好,就不让他和那些小朋友玩了,可是,其他的孩子好像又不喜欢和他玩,也难怪,我们家晨晨老不跟人家好好玩,比如大家玩‘瞎子摸人’他总偷看,所以,别的小朋友就不带他玩了。”
  第二天,苏晨高高兴兴地来上学了,课间的时候我问他:“今天是不是想找朋友呀?”他胸有成竹地说:“我妈让我和班里学习最好的同学一起玩。”说完,他跑到了强强的座位旁边。强强是个十分安静的男孩子,学习成绩非常好,此时强强正拿着一本书在看,苏晨在他旁边又蹦又跳,可强强依然旁若无人地继续看书,第一个课间就这样过去了。第二个课间,苏晨依然跑到强强跟前说:“咱们一起出去玩吧!”强强拿起书摇了摇头,苏晨很无趣,手在强强的课桌上摩挲了一会,最后实在没有希望了,就索性跑出教室,我向窗外望去,只见苏晨又和那些“打闹”的朋友滚到了一起,是那样的兴奋。
  这个例子之所以给我如此深的印象,是因为一说到孩子的交往我就会想起这件事。孩子找朋友时,不同年龄阶段会有不同的需要和困惑,概括地看就是: “谁找”和“找谁”的问题。
  如果你问孩子们,你想和什么样的人交朋友,十个得有八个说:“我妈妈说得和学习好的孩子交朋友。”我们都懂“近朱者赤”的道理,虽然学习好的孩子也不是个个优秀,但好像总比调皮捣蛋的强吧,当然,最好的是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”当我们大人有了这么多“美好的愿望”时,难免会指手画脚。前两天,一个六年级的女生把她写的日记拿给我看,在日记中她说越来越讨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。原来,以前她是一个特别活泼的女孩子,总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,结果在一次打闹的时候不小心用树枝把一个男孩子的头划破了,当时给她吓得够呛,她父母也很严厉地惩罚了她,让她不许再和男孩子一起玩了,还要求她只能和班里的某个学习最好的同学玩,虽然她和这个学习好的同学成为了好朋友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慢慢发现她的这个好朋友不但心眼小,还很霸道,不允许她和别的同学玩,如果她和别的同学在一起了,这个同学就会马上联合其他同学孤立她。所以她很矛盾,跟这个朋友在一起不快乐,但因为长时间陷在这个小团体里,害怕一旦离开就会孤独,后来,她的父母了解了这个情况,才意识到其中的问题,她的父亲深有感触地说“我们只想让她在别人的阳光里取暖,却忘了告诉她,其实她自己也是一个太阳。”
  孩子找朋友,是要经历一个比较长期的探索和学习的过程,在“斗争”中成长,在“吵闹”中寻找,从低年级的“玩伴”,到中年级友情的“善变”,直到高年级的“志同道合”,是谁在找,是孩子!每一次“聚”“散”都是一次筛选,都是他积累交往经验的机会,这是我们成人不能代替的。那么,是不是对于孩子的交往我们就因此不闻不问了吗?那倒也不是,这就回到了“找谁”的问题上。
  一年级的虎子今天第一个到学校,他在班门口看见铭铭来了,他热情地扑过去,铭铭也很兴奋,两个人扭抱在一起,高高兴兴地进班了;过了一会,虎子又站在门口,看见琴琴也来了,他依然热情地扑了过去,结果是琴琴哭着找到老师,说虎子无缘无故欺负她。这是一个在学校里经常能够遇到的例子,尤其是孩子越小,越容易发生,这说明什么?说明孩子没有找准交往的对象,还说明我们应该告诉孩子:要用别人喜欢的方式和别人交往。都说孩子们出现了“伙伴危机”,我觉得折射到校园里,就表现成了孩子们之间频繁的矛盾冲突,因为孩子们的自我意识都很强烈,都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看待问题,很难体会他人的感受。
  其实,交朋友最简单的理由是“快乐”,不是“我”的快乐,而是找到“谁”后我们共同的快乐。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应该教给孩子的。


主  办: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 办: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
协  办:北京市妇联、北京日报专刊部、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: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
技术支持:北京教育网络和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: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
地  址:北京市海淀区翠微路4号院颐源居小区3号楼 邮  编:100101